第35届成都国际珠宝展

摄人心魄电光蓝

发布时间:2020-09-18    

碧玺以其多彩之姿在众多彩色宝石品种中脱颖而出,而在这品种众多的碧玺家族中,“帕拉伊巴”碧玺无疑是其中最珍贵和最受欢迎的孩子之一,这其中的奥秘正是源于它独特的颜色。人们常说,在某一日的夏夜里,一道闪电划破如幕般的夜空,注入进清澈湛蓝的湖水,从天界直达地心,吸收天地之光,孕育重生。当重见天日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为之惊艳和倾倒,它有着似乎用任何一个词语都难以描述的惊艳色调,就像一道电光蓝,带着彩虹般的绚丽,划过眼底,刻入灵魂。

镶嵌有不同颜色的碧玺手链(至尊珠宝)
发现之旅
在现实中,帕拉伊巴碧玺的发现并不似传说中的那样绚丽而浪漫,伴随它更多的是艰辛与汗水。故事还要从1982年说起,一位名叫迪马斯•巴博萨的宝石矿工,他一直坚信会有与众不同的东西等待着他去发现,于是1982年在巴西帕拉伊巴州的山丘上他开始了艰苦的挖矿生涯。经过五年的不断找寻,第一粒帕拉伊巴碧玺晶体被开采出来。正是他的不懈努力让世界了解了帕拉伊巴碧玺。

 
霓虹蓝帕拉伊巴碧玺戒指、吊坠,Tayma Fine Jewellery
 
因为这个新矿物的颜色完全不同于以往常见的电气石(碧玺)的颜色,它是如此特别,以至于人们决定启用一个新名字,从此市场上将这种具有特殊颜色的矿物以其第一次被发现的产地命名成为帕拉伊巴碧玺(Paraiba Tourmaline)。
可能是这种颜色太过于梦幻,人们对其趋之若鹜,并相继在各地开矿寻找帕拉伊巴碧玺或是类似的矿物。不久之后,人们在非洲也发现了类似的碧玺。2001年人们第一次在尼日利亚的奥约发现了含铜碧玺。2005年,宝石市场开始出现这种来自非洲尼日利亚的帕拉伊巴碧玺。
时至今日,帕拉伊巴碧玺的开采依旧非常艰难,矿工们经常采用楔子和锤子这样的手工工具进行开采。在其他矿石开采区常用到的炸药在这里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因为炸药会使原本就稀少珍贵的晶体遭到破坏,所以无论是来自巴西亦或是尼日利亚、莫桑比克的帕拉伊巴碧玺矿都是采用手工挖掘的。如此困难的开采过程也使得帕拉伊巴碧玺愈加的珍稀昂贵。

镶嵌拉长石与帕拉伊巴碧玺的戒指,AGTA 2012年光谱奖晚装组一等奖作品
定名之争
帕拉伊巴碧玺被定义为一种含Cu(铜)和Mn(锰)的锂电气石(碧玺),颜色可表现为蓝色(“霓虹蓝”色或紫罗兰色)、蓝绿色、深蓝色、绿色。那种被认为只有“霓虹灯”和“电子元器件”才能产生出来的特有颜色是帕拉伊巴碧玺广受大家喜爱的主要原因。这种颜色就如同红宝石的“鸽血红”色一样成为了帕拉伊巴碧玺的“代言色”。很多宝石研究室都对其成色原因展开了研究,最终发现原来是Cu元素的存在制造了这种美丽的色彩。因此,帕拉伊巴碧玺也被称为Cuprian碧玺,而帕拉伊巴碧玺之所以稀少是因为迄今为止,只有在铜含量丰富的地区,如巴西、尼日利亚、莫桑比克才有产出,但仅仅是这三处产地就已在敏感的商业市场上掀起了一阵定名之争的风波。
最初,帕拉伊巴碧玺的名字来源于其发现地——巴西的帕拉伊巴州,可以说这个名字向世人直观地展示了它的“血统”,当人们认为这种“美丽的奇迹”只在帕拉伊巴存在时,尼日利亚和莫桑比克又相继发现了类似的碧玺,这时巴西帕拉伊巴碧玺的拥趸们对后来发现的这些碧玺的命名采取了谨慎的态度,他们认为并不能同一而论。于是大家寄希望于标准的宝石测试和半定量的化学数据分析,然而,这些手段也不能区分出这三个不同国家的帕拉伊巴碧玺。只有通过激光灼烧等离子质谱仪(LA - ICP – MS),才能揭示出来自巴西、尼日利亚和莫桑比克的帕拉伊巴碧玺的差异,但是这种化学差异并不明显。

ENZO 帕拉伊巴碧玺项链
如此看来,不同产区的帕拉伊巴碧玺的内在差异其实并不大,那么它们之间究竟有何异同?同一产区的帕拉伊巴碧玺又是否完全一致?接下来就让我们去它们的产地一探究竟。
 
追本溯源
首先要介绍的自然是帕拉伊巴碧玺的成名之地——巴西,其境内主要有3个矿区——位于巴西东北部帕拉伊巴州的Mina da Batalha矿区;位于北里奥格兰德州Parelhas市东北部5公里处的Mulungu矿区;位于Parelhas市以南大约10公里处的Alto dos Quintos矿区。

ENZO帕拉伊巴碧玺戒指
虽然同是在巴西,但是这三个矿区产出的帕拉伊巴碧玺之间仍然有明显的差异。Mina da Batalha矿区一直是优质蓝色-绿色以及绿色碧玺的来源,正是这里产出了著名的“霓虹蓝色”碧玺。最近几年该矿区的碧玺产量逐渐下降,总产量已是非常有限。早在1989~1991年期间,Mina da Batalha矿区优质的蓝色-绿色碧玺的峰值产量曾达到10000-15000g。而现在的年产量据估计仅为600g,约有10000多块宝石毛坯。多数晶体碎屑的重量还不到5ct,可想而知这些原本就颗粒较小的原石在加工成裸石后该有多么珍贵。
巴西另外两个矿区出产的蓝色含铜碧玺,其色彩的饱和度略逊于Mina da Batalha矿区。Mulungu矿区出产的碧玺多为浅蓝色,少数为蓝色—绿色和“祖母绿”色。其最大年产量约1000g,原石大多小于1ct。Alto dos Quintos矿区是另一处产出浅蓝色含铜锂电气石的矿区,也产出一些绿色碧玺。颗粒一般都比较小,偶尔也会发现几克拉的碧玺。Alto dos Quintos矿的帕拉伊巴碧玺产量从2005年开始下滑,每年仅供应少量的碧玺原料。

帕拉伊巴碧玺戒指,中间戒指的帕拉伊巴碧玺重26.73ct。Tayma Fine Jewellery
人们在发现巴西帕拉伊巴碧玺之后一直没有停下在世界范围内寻找类似碧玺的脚步。2001年来自尼日利亚的含Cu(铜)和Mn(锰)的碧玺出现在了市场上。据报道,尼日利亚西部有两个矿区,一是位于西南部伊巴丹市Ilorin地区的Edoukou矿区以及位于Ofiki地区的冲击矿床。作为除巴西以外的第一处被发现产出帕拉伊巴碧玺的非洲产地,尼日利亚Ilorin地区的碧玺颜色非常丰富,从浅蓝色、紫蓝色、“霓虹蓝”色到蓝绿色甚至“祖母绿”色都能看到,其中很多颜色与巴西东北部“帕拉伊巴碧玺”的颜色非常接近。Edoukou矿区产出的碧玺颜色稍浅,但是比Ofiki地区产出的碧玺颗粒更大。大多数尼日利亚的宝石材料,与巴西碧玺一样,是经过加热处理的。加热处理后,大多数碧玺在德国和巴西出售。
非洲的第二个产地莫桑比克产出的碧玺具有明亮鲜艳的颜色:粉红色、蓝色-绿色、纯净闪亮的绿色和紫色。其主产矿区在Nampula市西南方向约100km处的Alto Ligonha地区。原石被切磨成刻面宝石后的平均重量在0.5~4ct之间,偶有10~30ct的大颗粒碧玺。莫桑比克产出的最大的一颗干净的刻面切磨的“霓虹蓝”色帕拉伊巴型碧玺重达88.07ct。到2007年底,Mavuco地区已有几千千克的碧玺原石产出,已然成为供应帕拉伊巴碧玺市场需求的主力军,其中有10%的碧玺不经过加热处理就具有蓝-绿色的帕拉伊巴色调。

特殊切割的帕拉伊巴碧玺戒指,Glenn Lehrer作品
其实无论是巴西还是非洲的帕拉伊巴碧玺,它们总是呈细脉状产出,寻找起来十分困难,而且蜿蜿蜒蜒的细脉可能不知何时就中断了,那时矿工们只得再从别处搜寻,找矿的工作甚至可以说是在碰运气。正是由于帕拉伊巴碧玺这种产出的稀少,人们对其评价的要点则更为简单,一是颜色二是重量,霓虹蓝色和大颗粒是人们追求的最好结果。只要其内部的包裹体没有影响到它的稳固性,大多可以退而求其次。
 
 
 
在国内市场,广大消费者熟知碧玺,但对其中的帕拉伊巴碧玺品种还并不十分了解,虽然国内一些知名的品牌和大型商场均有销售,但据销售人员反映,由于其单价高,数量少,市场认知度较低,所以还在拓展阶段。的确,帕拉伊巴碧玺的稀少程度远胜于钻石,尤其是高品质的帕拉伊巴碧玺的价格比钻石要昂贵得多。一颗中等品质的帕拉伊巴碧玺售价可高达6000美金/克拉。超过3克拉的帕拉伊巴碧玺的批发价为10000美金/克拉。然而这些令人惊叹价格的背后却是珠宝商和专业买家们焦急等待的眼神,因为即便是在帕拉伊巴碧玺的故乡——巴西,盛产季节每月也不过几十克拉,最近几年更是甚少产出,2012年上半年的产出几乎为零。在过去的两年里,采矿公司对巴西矿点进行勘探找矿,并没有发现新矿藏。今年,尼日利亚的矿产业基本没有产出,现在只有莫桑比克有所产出,但是产量也不大。

帕拉伊巴碧玺裸石,重57.81ct,至尊珠宝
无论是来自巴西还是非洲的帕拉伊巴碧玺,它们的共性在于Cu(铜)致色。大自然赋予碧玺的点睛之笔——铜元素,让原本平凡的碧玺宝石呈现出“霓虹灯”般的璀璨蓝色,神采奕奕、摄人心魄。作为目前世界上最稀少、最抢手的、最昂贵的宝石之一——帕拉伊巴碧玺的独特魅力源自于内在蕴含的特质。这种由电气石到碧玺再到帕拉伊巴碧玺的认知过程,不也正是人类对科学和美丽不断追求的过程吗?(文章转载于:中国珠宝行业网)
上一篇:飘花翡翠一定比无飘花翡翠贵吗? 下一篇:老人到底适合戴和田手镯还是翡翠手镯
第35届成都国际珠宝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