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届成都国际珠宝展

这件珠宝暗藏玄机,让赫本和泰勒都为它心动

发布时间:2020-09-30    

女人与花,自古今中外是绝配。可想那美人身形苗条,长发如瀑,一袭轻薄衣衫,柔嫩花卉一映衬,更是粲然生光,只觉她身后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待她转过身来,才见她容色妍丽,如沐暖光中。

 

 

在荡漾浪漫风潮中的19世纪,贵妇人们最擅以花装点自己。为使鲜花之美长存,她们将花朵变成灵动珠宝,使其在自己衣领之上永远绽放。

 

 

柔嫩之花,化作钻石

 

鲜花之于女人,就如露水之于春日柳叶;有了前者妆点,衬得后者格外娇嫩灵动。

 

从18世纪开始,将鲜花佩戴在胸前俨然成为欧洲贵妇人们追捧的潮流。当柔弱的花瓣掩着酥胸,随着身体动作,在华贵的礼服上微微颤动,尽显娇媚之态。

 

 

那时,欧洲王室贵族的花园里热衷于引入各类奇花异草。甚至一些尊贵女主人,也会与园丁们一样,关心蔷薇、兰草,甚至热带植物,让园中时常有花开。

 

 

1856年,Saturnina Canaleta de Girona的油画肖像中,钻石胸针烨烨生辉/现藏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馆

 

鲜花娇艳,但终易逝去。为了将美丽的花朵长久戴在身边,于是,19世纪的聪明女子将胸口的鲜花替换成了花卉样式的胸针。

 

 

1830-1850年代巴黎珠宝世家Chaumet的自然花叶珠宝设计手稿

 

从那时起,贵妇人身上总有一束昂贵宝石制成的花,它们有真花的细腻线条、轻微起伏,却满满地镶上了钻石,闪耀悦目光彩。

 

 

1855年,法国欧仁妮皇后的醋栗叶珠宝套件中拆分出来的一枚胸针,叶片细致的线条十分写实。这枚胸针2004年在佳士得以2,285,000瑞士法郎(现折合人民币约1702万)成交。

 

这类钻石花卉胸针多以金银叠打的的方式制作,黄金作底,以纯银镶嵌钻石。银的色泽搭配传统钻石切割方式切割的钻石,可在烛光中闪耀柔亮光彩。

 

 

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馆藏的这枚19世纪钻石花卉胸针上,可见明显的金银叠打工艺

 

璀璨之花,随步轻颤

 

这种以自然之花为形态的花卉珠宝往往暗藏玄机。珠宝制作者的匠心独运,在其背后设置小小机构,让一朵朵宝石花卉可以与其他胸针或珠宝组合起来,变成一件冠冕珠宝,或是一款奢华项链。

 

 

19世纪的钻石花卉,曾上拍苏富比。这类珠宝中的花卉,经常刻画欧洲的野生蔷薇。

 


 

这些野蔷薇可组合成冠冕珠宝,也可分成几个胸针单独佩戴

 

在19世纪烛光莹莹的舞会中,身着紧身绸缎礼服的美人翩翩而至,胸口一枚花卉胸针在夜光里闪耀,衬得她肤若凝脂,面若桃花。

 

为了更好地捕捉真实花束的轻盈感,珠宝匠们常在花卉胸针的底座上加入一只小小弹簧,使得花朵部分能够伴随主人的身姿,微微震颤。

 

这样的颤动式胸针巧妙地使坚硬的钻石变得柔弱,钻光如露水般沾湿了贵妇人的衣领。当她静立,领口花卉端庄闪耀,将她衬得纯洁美好;当她缓缓走动,那花便像活了一般,枝叶徐徐颤动,又使她显得千般娇媚。

 

有时,胸针也会单独作为发饰,点缀在发髻上,女子抬眼时,便有一抹钻光伴眼波流转。

 

永恒之花,弥久焕新

 

颤动式花卉胸针一经出现,便广受名媛淑女们的追捧。这份热潮延续世纪,我们熟悉的好莱坞明星们,对这种精妙的珠宝也爱不释手。

 

 

上世纪中期,好莱坞美人伊丽莎白·泰勒就钟爱这样的颤动式胸针,在她华贵的礼服上散发着瞩目的光彩。

 

 

19世纪女子会将颤动式胸针作为发饰的佩戴方式,在20世纪巨星身上也有迹可循。钻石花蕊颤动于乌黑的发髻之上,显得尤为瞩目。

 

 

这样的颤动胸针在20世纪得到了复兴,不少顶奢珠宝品牌皆重现这一工艺。好莱坞明星英格丽·褒曼在1964年的电影《The Visit》中,也将宝格丽的一枚颤动花卉胸针戴在发间,娇弱的钻石花枝与皮草外套相互映衬,显得她尤为雍容华贵。

 

 

如今,颤动式胸针在古董珠宝收藏界已是越来越少见,在欧洲王室和贵族的珍藏中,可见一些19世纪留下的珍品。比如属于洛伊希滕贝尔格(Leuchtenberg)家族的一件1830-1840年代颤动式珠宝,可拆开用作胸针或冠冕。

 

 

而2008年,在日内瓦苏富比,一件19世纪末的颤动式胸针,便以高达77.7万瑞士法郎(约515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以约515万人民币成交的颤动式钻石花卉胸针(文章转载于:国际珠宝网)


上一篇:云掌黄金珠宝:奇怪!石榴石手串戴着戴着就黑了? 下一篇:没有了
第35届成都国际珠宝展